「經典不敗的 GRD 」最後的告別



經典不敗的 GRD

今早整理防潮箱,找到最底層角落的GRD,開機檢查還可以運作,瀏覽最後一張拍照的時間是2017年8月,真的很久沒有使用了。如今我手邊的相機很多,出門拍照都要思考要攜帶哪一台,底片相機、數位相機或是手機等攝影的配件,而5年多前的我,拍照還是一件很純粹的事情,拿著GRD就覺得滿足。

其中GRD給予了我很多快樂的回憶,無論是出遊拍照,探討攝影的操作與技巧,從聚會中認識了許多朋友,也為這台小相機寫了幾本書,完全是死心踏地的愛著GR。

想著想著,突然覺得都沒有好好的為GRD做一個結束,當它已經跟不上發展快速的電子產品,即使不再使用,GRD在我心中依然是經典不敗的隨身相機。




微距世界是GRD觀察的開始,

眼前的光,逆光穿過樹葉的脈絡,透出橙黃色的立體層次,
和許多朋友一樣,我醉心於1公分近拍的小小世界。

當你拿著GRD的時候,
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,路邊莫名其妙就蹲下,

路人阿杯看到都會問,你在拍什麼,這有什麼好拍的?!
你嘴角一笑,是拿GRD的朋友才懂得默契。





GRD所拍攝的顏色,
比起數位感覺更接近底片一些,
也因為感光度的不堪用,造就了顆粒感的出現,

如今相機的高感度能輕易拍攝出乾淨畫面,
再看GRD反而莫名有特色。





前陣子跟朋友們聊天,
說到目前的數位相機的發展,
追求更好的光學銳利度,更強悍的細節掌握,更驚人的寬容度,
但拍得好像也沒有比國家地理頻道的攝影師,
十多年前拿著底片到去寫故事的人更好,

「即使不再銳利,影像反而更有味道。」
「就像GRD的作品,有時比我現在拍得好。」





喜歡攝影的人,
都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相機,

它不一定是高價、或是性能最好,
但如果喜歡了,缺點再多都可以忍受;

就如同朋友的相聚,
權貴的比不上談心的;
眾人說好的,自己不一定愛。

我對GRD有偏執,可能是真愛。





如果對於拍照感到迷惘,
多拍些黑白照片是很棒的選擇,

置身於對的光線裡,
所拍攝的畫面有時間凝結的效果。





河堤沿岸的夕陽,
幾株低矮的芒草,
調整為手動對焦,

從畫面中就能感受到我的心情,
在那裏一個人拍得很開心。





GRD的溫潤色調,
是目前眾多數位相機,包含GR在內,
都很難重現的感覺。

用Lightroom調來調去,
色彩描速檔的套來套去,
還是比不上GRD的原生圖像,
真是遺憾。





早晨日出、傍晚夕陽都是拍照的好期間,
逆光是拿著GRD最愛的構圖角度。

喔,日出的照片拍得很少,
是因為爬不起來,並不是我更愛黃昏。





那天只是騎車亂跑,突然遇見好美的景色,

真是好險,還好GRD總是不離身,
差點就錯過紀錄美景的時刻。




第一次帶GRD去日本京都,

秋天的楓葉令我印象深刻,
環境給人舒服乾淨的氛圍,

頓時我才明瞭,什麼是日系風格;
那不是照片後製,而是當地生活的色調。




難得拍了幾張到此一遊的照片,
會給人好看的原因是,這裡是京都,怎麼拍都美。





上上上次的京都之行,是最後一次拿GRD旅遊拍照,後來我就只帶GR而不會兩台都帶著。

每次出遊都會想多帶相機,可是相機只要一多,旅遊的回憶反而會變少,是時候該跟GRD做最後的告別,如同把童年珍貴的玩具,好好地擦拭乾淨,收到木櫃中封存,謝謝你陪伴了曾經的愉快時間,拍攝了這麼多珍貴的日常,經歷與成長。





「你有相機,你有眼睛,你可以拍出一個樂園給你自己。」

GRD 極致的浪漫



3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