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18日

京都自由行的隨意散步



京都是適合散步的都市。

春天的京都,天氣冷得剛剛好,又是屬於櫻花的季節,路邊隨處都有盛開的吉野櫻,稍微不注意,早開的櫻花已經凋謝,而另一處開得錯錯落落,彷彿片尾曲溫柔的尾聲。

我喜歡悠哉地散步,旅行的涵義,其實就是走在不同的道路上。






道路這兩字的組成非常有意思,「路」是用腳步走出來的一條足徑,「道」則牽連著我們一生價值觀的索引。換言之,道路本身不只是地圖上線跟點之間的聯繫而已,而是走在耐人尋味的人生過程。

我迷戀著散步的過程,對我而言,看地圖的方式是這樣的:湖泊在哪裡、河川在哪裡、新發展的都市建築、舊的傳統民房聚落,確定了今天要前往的區域,無比期待的就是走在道路上,依循著探索的概念,和自身前往的直覺去認識京都風景。

漫步在京都的大街小巷,有些街道通往山光水色的風景,散落幾戶人家;有些街道看過去櫛比鱗次,工整的木造建築裡頭,充滿當地生活的氣息。路口跟路口的交會宛如網眼般的細密,每次前往的方向都是隨機的選擇,對於愛攝影的我來說,真是莫大的情調樂趣。




迷路則是一種好習慣,你可以解讀成好奇心的強烈慾望,看到陌生的小巷,實在忍不住想要走入一看究竟,隨著深入就愈走愈遠。

所謂「迷路」這回事,是存在有明確的目標物才會出現的詞彙,所以我從來沒有迷路的困擾,只是早點或晚點到目的地之區別而已。

京都,對熱愛散步的人來說是最大的恩賜,親身前往之後,才曉得每個區域都擁有各自的特色。無論是各行政區的角落,或是較偏遠之處,如南方的伏見區,北方的高野川、鞍馬線,西邊的嵯峨、廣澤池一帶,鴨川以東的京都市,甚至是桂川沿岸,都是屬於我的活動範圍。

所謂的優雅的散步方式,便是盡量避開人群洶湧的觀光區,旅遊書不會提起的休憩區,往往就是靠著雙腳徒步才能到達的地方,沒有町家或神社哪類易懂的京都味道,卻往往有著出乎意料的好風景。




好比說南禪寺,京都的熱門觀光地區,打開地圖,會發現南禪寺屬於水源極豐富的地區,而有水的地方,就會有美麗的景色。

只不過,櫻花季盛開的時刻固然美麗,但大量遊客們圍觀拍照,散步的情調便大打折扣,或許當櫻花未開、楓葉未紅的時刻,人潮減少許多,才是悠閒散步最好的時間。

依循跟隨水源的邏輯,我開始規劃南禪寺的散步路線,琵琶湖疏水道、白川通、哲學之道、蹴上等地區,隨著交錯縱橫的小路,聽著涓涓細流的潺潺水聲,總是飽滿著愉快的情緒,簡直就是道路的天堂,即使走上一天也不感到疲倦。

有次於蹴上鐵道散步,因為櫻花盛開的緣故,人潮相當的擁擠,沿著蹴上鐵道拍攝櫻花,總是感到缺少些許的氣氛,因此往後方的小徑走去,恰好碰見一群幼兒園的孩童上學,排成路隊行進的模樣極為可愛,忍不住蹲下來拍攝照片,印象非常鮮明。

看見當地居民的生活節奏,心中頓時擁有溫暖的感覺,或許道路才是他們不可分離的部分,每天日常生活不斷走著,伴隨著成長歡笑,每一條路都是為了在此周遭生活的人們而存在。而對旅人來說,有時一處美麗的景點,僅僅存在於櫻花盛開的歡愉饗宴。




後來對京都熟絡之後,Miyuki才跟我說,當地人對於賞櫻沒有觀光客這麼敏感,時常想著花期還長的呢,不用急急忙忙,悠哉地散步在自家街道,心不在焉地發出讚歎聲:「櫻花開了、春天到了,時間過得真快,不久前才剛過新年呢。」

我心裡揶揄著,那是因為你在日常生活都能看到美麗的櫻花啊。京都人每天上班、購物買菜、帶狗散步,甚至是僅僅去一趟便利商店,不經意之間就看見樹梢冒出來的璀璨櫻花,總會在沿途的轉角處遇見櫻花,當然不用刻意去賞櫻。

散步在京都的路上,美感仰俯即是,令人忍不住太滿足而打著飽嗝。




圖輯由 Ricoh GR1 、Canon New-F1、Contax T2 底片拍攝